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奥林驿站的博客

「善缘好运!与快乐相伴!]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小说 ·《寂寞的旅伴》  

2012-08-22 06:36:28|  分类: 百 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寂寞的旅伴
(青春)
文/张海声
  初次独自外出,我带足了干粮,以免在旅途中因人与物分离的不慎带来某些损失。 
  这可好,同舱的人都上船尾餐厅吃午饭去了,我便自然而然地充当了本舱室的临时看管者。无聊之极,我走进了琼瑶虚构的悲悲戚戚之中。 
  寂静的舱里突然传来了皮鞋声,我抬眼一望,面前已经立着一位五十来岁的男子。这人的脸十分陌生,我敢肯定他并非我的同舱人。警惕之弦立时绷紧了。 
  我不打算理他。他却弓下腰用讨好的语气问我:“小鬼,看啥书呀?”一口地道的北京话。 
  我把书一合,擎起朝他晃晃:“喏!琼瑶的小说,解解闷。”
  “琼——什么?”他的好奇挺真实。 
  “嘻嘻!连琼瑶都不知道,真是孤陋寡闻哩!她是台湾有名的女作家啊。专写爱情的,年轻人都喜欢读她的小说。不过,你这大年纪的人早已过了恋爱季节,难怪对她不熟悉。”我天生一张刻薄嘴,爱嘲讽人。 
  他倒不恼,微笑着小心翼翼地坐在我对面的铺上,前倾着身子又问:“你一个人出差?”“对,一个人。出来毕业实习,算出差吧。你哪?没买到等级舱票?”“啊——不!我在前面的舱里,刚吃过午饭,又睡不着,感到很闷,出来走走。看到这舱里只你一个人在看书,就进来了。” 
  原来是个耐不住旅途寂寞的人。面对这个陌生的、难以揣摸的旅伴,我突然想拿他开开心。我从枕头下摸出扑克牌,说:“我也怪闷的,你就陪我打牌吧。” 
  “打牌?嗯——好吧!我可只会‘争上游’,还打得不好。” 
  “管它!不过,来点小刺激的,谁输了就用头顶这枕头,不许耍赖。怎样?哈!你同意了,够意思!人在旅途需要点刺激,他妈的——”糟啦!我怎么骂人啦?这么轻易地脱口而出?而且还是在一个近乎长辈的男人面前?看到我一脸无地自容的窘态,他宽厚无比地乐了起来,边洗着牌边说:“没什么没什么,出门在外何必受太多的约束。”见我还在难为情,他又说:“这么着吧,干脆,我也来一句,咱俩就算平等了。他妈的——”我愣了一下,继而望着他开怀畅笑起来。 
  果然,他的牌运和牌术糟糕极了。但输得很骨气,一直认真而忠实地顶着枕头,还不时用手扶着,生怕掉下来。我老是赢,赢得失去了兴致。 
  “喂!你喝不喝水?我去给你泡杯茶。” 
  “我去吧。”他拿起我的杯子,走了几步,又折回来,“这……”他指着头顶。 
  我一瞧乐疯了:“你顶这破玩艺儿有瘾了啊?真是一个活生生的老小孩!”他端着水很快回来,我俩又聊了一会儿。同舱室的人陆续回来时,他就起身告辞了,说:“我该走了,谢谢你!”谢谢你?谢我什么?我不解。 
  船到终点港,我背着包站在走道里,看见他正从二等舱里气宇轩昂地出来,被一群人前呼后拥着。他看见了我,目光竟是冷漠的。我朝他笑笑,他无任何反应,好像从未认识过我似的。
 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